法王欽點的奇緣—癌末病人的調理

法王欽點的奇緣

雖然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,對於其他宗教,及各宗教的神秘力量,我一直是抱持著不排斥且尊敬的態度。以往對於其他宗教沒有太多接觸的機會,直到前年一次因緣際會下,讓我親身經歷並感受到宗教的神秘力量。

那是個特別忙碌的一天,在診所從早忙到晚,回到家,正想好好放鬆一下時,忽然接到一通好朋友的電話,說是有個國外來的朋友,隔天就要回國,卻突然病痛發作相當不適,現在時間也晚了找不到診所看診,大醫院掛急診也怕久候,他還告訴我,這位朋友的身分非常特別,一大群人去大醫院也不太方便,所以想問我能不能幫個忙,替他看看。既然老朋友如此託付我,便將疲憊拋在一旁,立刻和他們約在台北的診所探視情況。

沒想到,原來這些特別的朋友,是一群來自西藏、穿著闊袖長衣的僧侶們,在他們之中,簇擁著一位顯然道行最高的長者,他看起來相當虛弱,我想他就是今天我要幫助的對象。因為聽不懂中文,需要一旁的弟子一邊替他翻譯,稍微詢問一下他的病狀,才知道他罹患癌症,並已到了末期,是透過法王指點後來台灣尋求治療的,但是看過了幾個台灣醫學中心的權威醫師,都得到已無法治療、要做好處理後事的心理準備的答案。失望之中,正打算回國的前一天,忽然高燒不退、上吐下瀉、甚至一度暈厥,根本出不了境。

在了解病情之後,我先給予腸胃型感冒的藥劑.另外,還發現他的身軀相當瘦弱,是癌末營養不良的情形,便輔以營養補充療法,沒想到點滴都還沒打完,原本連說起話來都沒什麼力氣的他,竟然可以自己起身去上廁所了,弟子們都驚訝不已。整個過程中,我都跟著其他弟子小心翼翼的跪坐在他的床邊,詢問他的情況,其中一位跪拜在病床旁的弟子,非常感念我這麼晚了還願意替他的師父出診,並自我介紹他的身分,沒想到他竟然是達賴下密院的校長,可想而知,躺在病床上這位長者,地位會是何等崇高!後來才輾轉得知,他是某位相當受人尊敬的喇嘛。

隔天他們便順利的護送喇嘛回到西藏,後來我也就再也沒聽見他的消息了。

過了一年之後,那天那位下密院校長因宗教事宜,再度來到台灣,當天晚上有個隆重的飯局,沒想到他還記得上次的一面之緣,也邀請我前往參加。我當然詢問了喇嘛的健康情況,他告訴我,喇嘛回去之後身體狀況好轉很多,幾乎健朗的像正常人一樣,心情也變得很開朗。治療回國過了半年,他便在安祥中圓寂了,臨終前他還先預告弟子們自己即將圓寂,而下午一到,果然如他所說。聽到這樣的消息,我也感到相當欣慰,可以讓他在臨終前的最後階段過得如此寧靜平和,也讓我對冥冥之中那股奧秘感到萬分敬畏;喇嘛因為神界的開示來到了台灣,卻沒能立即得到協助,正要一無所獲的回國時,卻又透過這樣的機會與我結下緣份,後半生才走得安詳。做為醫生,一向以科學數據為標準,但經過這次經驗後我更深刻地體悟到,這世界還是存在著許多科學不能解釋的玄妙,我們必須以尊敬的眼光看待之。